不赚钱、不同权、不在境……科创板催生的新型

2020-02-12 11:17 admin

  资料显示,优刻得曾于2013年计划境外上市,因此搭建了红筹架构,并于2015年C轮融资时在红筹架构下设置了“特别表决权结构”,即俗称的“同股不同权” (后因计划返回境内上市又对上述设置进行了拆除和终止,直到2019年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前3个月,优刻得再次设置了表决权差异安排)。

  在本次表决权差异安排中,优刻得的三位共同实际控制人也即三位创始人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在发行完成后合计只持有公司23.1197%的股份,但由于他们持有的A类股份表决权数量被设置为B类股份的5倍,所以三人拥有了60.0578%的表决权。

  这种架构意味着,在企业上市后,实控人即便拥有较少的股份,却依旧能以大于其股份的表决权,对企业加以控制。华为、阿里、京东都是这种架构。但在过去的A股,却并不允许这类企业上市,上述公司也只能望而兴叹或远赴境外。

  例如,2013年阿里巴巴曾希望在中国香港上市,但由于当时港交所制度的不允许,最终远赴美国。也是这次错失,让港交所意识到“同股不同权”对科创企业的重要性,于是特意修改了上市规则,最终吸引了小米、美团点评等一批重量级中国科创企业,还在去年底迎回了阿里巴巴。

  华润微电子是华润集团在境外的半导体投资运营平台,也是国内最大的功率器件企业,拥有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太阳2登录封装测试等全产业链业务;拥有无锡华微、华微控股等16家境内控股子公司,20家境外控股子公司以及1家参股公司。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所有产品均处于研发阶段,泽璟制药尚未开展商业化生产销售,也尚未实现收入和盈利。财务数据显示,在2016年~2019年上半年,泽璟制药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8亿元、-1.46亿元、-4.4亿元、-3.41亿元——四年合计亏损超过10亿元。

  招股书显示,泽璟制药目前拥有11个主要在研药品,其中已有6个新药进入临床试验阶段,4个处于II/III期、2个处于I期。由此,他们采用了科创板第5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二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

  事实上,在科创板之前,A股没有未盈利企业的上市通道,不过2018年港交所允许未盈利生物医药公司上市后,曾掀起相关公司赴港上市热。由此,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也被认为是给未盈利生物医药类企业而量身定做。

  据公开信息显示,中国铁建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隶属于世界500强企业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集隧道智能装备施工、高端轨道设备装备的研究、设计、制造、服务于一体的专业化大型企业。

  首席科创官注意到,自2019年以来,资本市场分拆上市概念似乎颇受追捧,包括石药集团分拆新诺威(300765)、中信股份分拆中信出版(300788)、复星医药(600196)分拆复宏汉霖等多家上市公司完成分拆上市。其中,分拆至科创板完成上市的就有两家,心脉医疗(688016)和金山办公。

  而自《分拆规定》落地后,上市公司分拆子公司至科创板上市的意愿似乎更加强烈。据首席科创官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乐普医疗(300003)、中集集团(000039)、楚江新材(002171)等A股上市公司均表示将积极推动分拆子公司科创板上市。

  业内普遍认为,境内分拆上市对于上市公司的帮助可以体现在多方面,如经营更加专业、信息更加透明、估值更加合理,有利于分拆后的公司市场定位更加聚焦,避免了业务混同带来的估值难、估值不合理的问题。

  如果严格划分,科创板的上市条件除了以“市值”为核心的5套标准外,针对红筹企业和特殊股权结构企业,分别制定了4套、2套上市标准,共11套标准供企业自主选择。其中有10套上市标准没有盈利要求,且有1套上市标准完全没有财务指标要求。

太阳2官网

地址:四川省经济开发区软件园757号762室

售前热线:4008-776107

邮箱:admin@tjwindpower.com